【双北】 三年

「高中双北」
「巨蟹座何x金牛座撒」
「BGM:血腥爱情故事─张惠妹
                山海─华晨宇
                沦陷─李嘉格」
「结尾写的有些烂了...」



何炅和撒贝宁是一个高中的。

撒贝宁第一天就记住了何炅,他想接近他。

何炅在报道之后再开学那天遇到了撒贝宁,他想和他成为朋友。

撒贝宁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认识了何炅,他前一秒钟还在想要怎么搭讪。



何炅本来是想下课后去找自己的朋友,毕竟刚开学大家都不熟,总要找个伴。

他看到朋友和一个男生一起走出来。

何炅第一次知道还有撒这个姓氏。



何炅每堂下课都想去找撒贝宁,但又不想表现的那么刻意,于是就有了各种“偶遇”。

“你个死闷骚。”何炅的朋友这样说。

撒贝宁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看见何炅,不过他也巴不得遇到何炅,毕竟他不好意思主动去找他。

“你也是个死闷骚。”

何炅的朋友想,这俩人可真配。


撒贝宁想要何炅的微信,可他每次面对何炅的时候比小姑娘还要娇羞,于是这个计划被暂时搁置了。

但他没想到,何炅主动来找他了

“你微信号多少,我加你。”

撒贝宁在两天后的某节课间抱了何炅,全程十秒钟。

何炅老脸一红。


撒贝宁特别喜欢何炅的眼睛。

他终于理解了那句“你的眼里有星辰大海”。


何炅已经思想斗争一周了。

他想和撒贝宁在一起,他不敢说出来,和所有人一样,他怕被拒绝,怕尴尬,怕再也做不了朋友。


何炅在他们认识的第15天晚上给撒贝宁发了消息。

第二天早上,何炅胆战心惊的点开微信。

“嘿嘿嘿”
“愿意愿意”

何炅感觉自己炸成了最绚烂的烟花。

何炅和撒贝宁开启了幸福的生活,每天像连体婴一样。

这年头,腐风盛行,更何况还是两个帅哥,大家连吃狗粮都是美滋滋的。


物极必反。



何炅和隔壁班一个叫x的男生聊的很好,虽然何炅只觉得他是朋友。

撒贝宁不信。

事情持续发酵,一个拼命解释,一个打死不信。

他们第一次吵了架。

三天后,何炅先道了歉。

可能是飞的越高,摔的越惨。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交流越来越少。每次何炅都会给撒贝宁发许多条消息,撒贝宁每次都只回他一两句。

何炅很难过。

何炅有点儿喜欢x了。

他们又吵架了。依然是何炅道歉。

何炅有点儿累了。



过年了。

两周之后,他们分手了。

撒贝宁给何炅发消息说

─我很正式的和你说,我不是同性恋,你也不是同性恋

─我什么事都愿意和你说,因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何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何炅和隔壁班那个男生在一起了。

三天后,他们分手了。

是何炅提出来的,他忘不了撒贝宁,他对不起撒贝宁。


那天晚上,何炅和朋友去了夜店,那是他第一次去。他一个人喝了一整瓶的黑牌。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了。

何炅认为那是他长这么大过的最黑暗的假期。

他不记得和撒贝宁吵到什么程度,虐到什么程度,可能人们总是习惯回避和遗忘那些痛苦的事情。

他只记得,他很爱撒贝宁。



何炅开始频繁的出入夜店,他喜欢喝多的感觉,什么都不用想了,只要记得回家睡觉就好。

有一次何炅喝的半懵半醒的时候问他朋友,他和撒贝宁后来有多糟糕。

“我已经想不起来了。”何炅拍拍朋友的肩膀

朋友把杯里的酒喝没了,看着何炅说

“我不知道多少次想照你俩脸上一人来一拳,想给你俩打清醒一点。有时候我又想一刀捅死自己,省着天天看你俩,电视剧都没你们这么演的。”

朋友又给自己倒了个满杯,然后一口干了,看着台上那些挥舞着手臂蹦跳的人接着说

“你俩完全就是两个极端,你天天去夜店去酒吧,酒肉朋友多了一堆又一堆,活跃的跟个一线明星似的。撒贝宁倒好,每天除了上课和睡觉,饭不吃话不说,整个一抑郁症儿童。”

“老何,我也算半个牵线人了,你俩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都说好聚好散,哪怕你俩不能复合了,也好好的说句再见。还有一年多毕业了,能做朋友就做,做不了就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你们何必折磨自己呢?”

“说真的,我挺心疼你俩,所有人都以为你们会复合的。”

朋友又说了些什么,何炅没继续听下去。




何炅去上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讨厌学校,他没有心思学习,他也怕看见撒贝宁。

一个月了。

何炅这学期第一次正常上学。下午的时候和朋友在大厅站着,他看见撒贝宁和朋友在窗户旁边,他不知道撒贝宁有没有看到他。

礼貌性的抱了抱周围的朋友,何炅故意大声说了几句话,想吸引撒贝宁的注意。等他再回过头去看,撒贝宁趴在了窗台上,像是在哭。朋友拍拍撒贝宁的后背,看了何炅一眼。

何炅觉得撒贝宁真的在哭,他想去安慰他,他想抱抱他。可他又没有那么确定,他一直犹豫着,周围人说的什么他都没听进去,满脑子只剩下了撒贝宁的那个背影。

上课铃响了。

何炅到底没有走过去,撒贝宁混进人群里回了班,何炅没看清他的脸。

回班后何炅收到朋友的信息

“放学等我。”




朋友直接拉着何炅去了他们常去的那家bar,招招手要了三排B-52。

“你疯了阿,要这么多。”

“何炅,我说你丫脑子是不喝坏了阿。就下午那会儿,你看不出来他在哭?”

何炅呲牙咧嘴的喝完一杯,猛一拍大腿
“妈的,我正想说这事儿呢。”
“他那时候真的在哭阿?”

“不然呢,他看起来很高兴吗?”

“为什么哭阿?”

“因为看到你和很多人拥抱。”

何炅哑口无言,干了第二杯酒。


“何炅,我记着你情商挺高的呀,既然你都看见了,为什么不过去抱抱他,哪怕一句话不说,就站在他旁边。”

“你知道吗,他说每次你一抱他,他就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确实这么想了。”

“可是你没这么做。”

“你知道,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你俩今天可能会和好的。”

“老何,这可能就是有缘无分吧。其实之前有很多次他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

“那次你蹦迪喝多凌晨三点给他发消息,他看见了。你也真厉害,微信删了qq删了,喝成那样居然还他妈能想到用k歌私信给他发消息。”

“你能想象一个大男人大半夜哭着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时我的心情吗?”


何炅不记得那天喝了多少酒了。




日子继续过着,何炅想和撒贝宁复合,他内心挣扎了好几天,始终没敢说出来,每次在走廊碰见撒贝宁的时候心都快跳出来了,最后又假装看不见低头走开。到最后只要一看见撒贝宁,何炅身边的朋友就推他过去。

何炅到底是没这个胆量。

何炅终于在某天晚课前的课间去找了撒贝宁。
他直接朝撒贝宁走了过去,只开口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撒贝宁。”

撒贝宁有些惊讶和惊慌,嘴唇张开又合上,像是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说出一句

“怎么了?”

何炅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盯着撒贝宁看了好几秒。

“我们……和好吧。”

何炅说完这句话时一身的汗,像在夏日正午打了一个小时的球一样。

撒贝宁没说话,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何炅。他们就这样对视着站了五分钟,谁都没有再讲话。直到上课铃响起,撒贝宁先回了班,这微妙的处境才得以打破。


何炅坐在教室的后排转着笔发呆,他不知道撒贝宁是什么意思。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后门突然出现的班任的脸吓得何炅手中转着的笔掉到了地上,何炅这才缓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书翻开。




晚自习时,何炅在屋里坐的心烦意乱,叫了个朋友准备一起去厕所抽根烟。刚进厕所就看到了x和他班一个同学。

其实在和撒贝宁各自纠缠折磨的这段日子里,何炅一直在和x聊天,也和x互相折磨着。x和他反反复复的提出在一起,却又每次都在三天内分手。何炅想气撒贝宁,又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x了。

后来各种各样的事情,让何炅和x闹掰了。

何炅和x对视了一眼,然后绕到了里面和朋友抽烟。可一分钟后推门进来的两个人,立刻把厕所变成了修罗场。

何炅和同学,x和他的同学,撒贝宁和朋友。

六个人,正好站成了个三角形。

撒贝宁看到了何炅和x,拉着朋友去了一边说话。

一分钟后,何炅和同学灭了烟,同学把撒贝宁推到了何炅这里,然后把门关上,里间只剩下何炅和撒贝宁。

撒贝宁不喜欢烟味儿,咳嗽几声后皱着眉头问何炅

“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走了。”

撒贝宁转身要走,何炅伸手拉住他的手腕,撒贝宁转过头看着他

“撒贝宁,我们复合吧。”

撒贝宁瞪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何炅

“不用了,我觉得咱俩现在这样挺好的。”

撒贝宁转过身想要离开,何炅握着撒贝宁手腕的那只手下意识的攥紧了一下,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缓缓的松开。撒贝宁抽出手,走了出去。

同学走进来问他怎么样,何炅没说话,摇了摇头。同学没说什么,递给何炅一支烟,两个人靠着墙默默的抽着烟。

几分钟后,何炅和同学准备回班。走到外面的时候发现撒贝宁和朋友还在那里聊天。何炅越想越气,对自己的气,走的时候狠狠的砸了下厕所的门。

嘭的一声巨响





撒贝宁生日,那天晚上何炅发了6张长图,记叙了他和撒贝宁之间所有的事,何炅思考了很久,不知道要配什么文字。最终打出九个字。

生日快乐。
抱歉又打扰。



第二天何炅没去上学,下午的时候被手机震醒,何炅看着手机屏幕上疯狂闪烁的提示不知所措。

何炅打开手机发现是朋友转发了那条动态,然后被越来越多的人转发。撒贝宁就这样看到了那条动态,没有好友,何炅对撒贝宁所有了解都来自朋友,撒贝宁发一条动态朋友就转发一条。

终于何炅看到这样一条动态:

其实特别的爱他,其实特别想念之前在一起的日子,其实我是同性恋吧。

何炅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只是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这时朋友发来一张截图
─真的
    我真不知道
─真的什么
    如果还有一次
    你会和好
    是吗
─我是挺喜欢他的
    应该吧

何炅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多信息,他真的搞不懂撒贝宁了,何炅不懂他到底是接受自己还是拒绝自己。





时间继续流淌着,何炅和撒贝宁并没有如大家所愿那样和好,只是偶尔会说几句话,每次都以撒贝宁的不耐烦和何炅敏感感知到撒贝宁的态度变化而结束。

高三开学,撒贝宁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很漂亮很优秀,甚至每次看见何炅时还会亲切的和他打招呼。

何炅想,是时候结束了。

何炅拉着朋友陪自己去纹身,他在左手手腕纹了两行字

C'est la vie.
S

这就是生活。
撒。





何炅开始好好学习了,他需要一件事来分散自己对撒贝宁的注意力。

他和撒贝宁的关系在逐渐变好,他们几乎回到了高一刚开学时的状态。可是何炅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变了。


破碎的镜子恢复的再好,裂痕也始终都是在的。


毕业典礼,每年都一样的流程,何炅感觉很无聊。

结束后,撒贝宁来找何炅,把校服递给他

“写句话吧”

何炅想了一会儿,写了句什么,然后签了自己的名字。

何炅看到他们两个周围有很多人,似乎都在好奇着这最后的时刻他们会发生些什么。

撒贝宁随意的接过校服,没有看何炅写的是什么。

何炅对撒贝宁说

“抱一下吧”

“好”

何炅听到撒贝宁在自己耳边啜泣,他也看到周围好多人都哭了,何炅不太懂,这些人看起来好像比自己还要感动。

何炅不知道,他自己的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


他们就那样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何炅轻轻推开撒贝宁,拍拍他的肩膀说

“走吧。”

撒贝宁最后看了看他,转头走了。


何炅目送着全校人离开,直到整个操场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撒贝宁在路上翻开校服,看着签在左胸前的那句话,眼泪流了一脸。

路上的行人纷纷侧过头看着他,可能以为这是个过分留恋学校舍不得毕业的好学生。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何炅想不到比这更合适的话了。






撒贝宁身后的操场上,何炅蹲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双北】约会

「可能存在ooc」
「可能存在不严谨的地方,欢迎捉虫」


厨房里的锅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一个一个软软糯糯的汤圆在小锅里翻滚着。

何老师关了火,把汤圆盛到碗里,小心翼翼的端到客厅。然后翻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找到撒老师的名字,拨了过去。

“喂,撒老师。”何老师吃了个汤圆,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
“哟,何老师,吃什么好吃的呢?”
“什么好吃的呀,前几天剩的汤圆,正好饿了,就煮上了。对了,撒老师,明天有时间吗?”
“我看看阿。有。”
“约个会吧撒老师。”
“……好!!”

何老师等撒老师挂了电话,继续品尝着自己的汤圆,心里期待着明天。


第二天一大早,何老师家的门铃就响了,刚开门,撒老师直接一个熊抱扑上来。
“哎哟炅炅老师我可想死你了,你都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激动的觉都没睡好,你说咱们今天都干点儿什么好呢,诶对了咱吃什么呀,我挺想吃火锅的。何老师……”

何老师从厨房拿来一个苹果直接塞到撒老师嘴里

“您可歇会儿吧撒老师”

十分钟后,两个人穿戴整齐的站在客厅。
帽子墨镜加口罩,出门必备三件套。
两个人站在镜子前沉默了三分钟。

“何老师,你看我们像不像小偷。”
“撒老师,你看我们像不像小偷。”




约会三部曲:逛商场  看电影  吃饭


逛商场

撒老师和何老师给彼此挑着衣服,完全一副热恋中小情侣的样子。

何老师坐在沙发上等着撒老师从试衣间出来。撒老师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整个人被灯光笼罩起来,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
何老师看呆了。
撒老师从镜子里看到何老师在发呆,转过身朝他打了个响指。
何老师起身走过去,直直地盯着撒老师的眼睛。
“撒老师,你真好看。”
撒老师的脸唰一下就红了


看电影

何老师买的最后一排的票。
两个人低着头用微信聊天,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直到开场,生怕被人认出来。
黑暗中的两人终于可以摘掉墨镜了。
撒老师的注意力没太集中在电影上,他侧过头看看何老师,本想牵着他的手,可何老师的双手正紧紧的抱着那桶爆米花,仿佛抱着颗价值连城的大钻石一样。
撒老师把头转了回去。
撒老师有点儿嫉妒那桶爆米花。

于是撒老师放弃了plan A牵手,换了一个更大胆的plan B。

亲脸。

(玉米听了都想炸成爆米花)

撒老师往左挪了挪,然后清了下嗓子,缓缓的把头转过去,小心翼翼的往何老师脸上凑。

好巧不巧,何老师刚想转头和撒老师说句话。

kisslanding变舌吻了。

何老师:“唔!!”
撒老师:“嗯?!”

撒老师的脸今天第二次红了。


吃饭

在深思熟虑了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选择用石头剪刀布的方式来决定吃什么。

可能太有默契了,每次出的都是一样的。

于是两个大男人站在商场里玩儿了半分钟的石头剪刀布。

最终他们走进了一家火锅店。

何老师和撒老师挑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菜上齐以后何老师又开始发挥照顾人的天性。何老师负责在这边往锅里放菜,撒老师负责在那边从锅里夹菜。

红油咕嘟咕嘟地翻滚着,雾气从锅里大团大团地涌出来。撒老师喝了口啤酒,透过雾气端详着对面的何老师。

这人怎么又瘦了,撒老师心想着,天天像个永动机一样,累也不说,在镜头前展现的永远是最快乐最美好的一面。

撒老师觉得自己已经很累了,可他知道何老师比自己还要忙很多。

撒老师心里有些难受。

何老师似乎感觉到了撒老师的注视,停下了手里夹菜的动作,抬头笑着看他。

“怎么了?”

“何老师,我心疼你。”

何老师被这突然的关心惊到了,愣了一秒钟,然后喝了一口啤酒。

“我也心疼你撒老师。”

“干杯,撒老师。”

两个喝的有点儿多的人互相搀扶着回了家,撒老师胡乱的摘掉三件套之后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何老师还在玄关里从容且优雅的解着鞋带。

撒老师翻过身趴在沙发上,看着“企图让自己看起来走的是直线”的何老师

“何老师,我想听你唱歌。”

何老师踉踉跄跄的走到沙发边上,一只脚使劲踩在沙发上,吓的撒老师用尽全身力气起来靠着沙发坐着,生怕他一脚不准踩爆自己的头。

何老师左手顺手抄起茶几上的一瓶矿泉水当麦克风,右手勾起撒老师的下巴,然后特别深情的注视着有些呆滞的撒老师。

五秒钟之后,何老师松开了捏着撒老师的手,然后直起身起了个范儿,一脸理直气壮的唱

“我要你跪下来大声叫我爸爸!”




其实心疼何老师的梗是在很长时间之前看微博之夜的感想。
心里想的很多,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也找不到贴切的语句来形容,于是短短几句带过。

微博之夜可能很多人都看了,何老师的礼貌和涵养,无论在台上还是台下,他都是那个谦恭有礼的何老师。

前几天我的政治老师讲了她假期去湖南玩和现场观看快本的经历。她讲就是为了何老师去看的,她很喜欢何老师。我很高兴,遇见了一个同好的人。
老师讲她们那期总共录了五个多小时,何老师全程控场,还一直在照顾嘉宾,所有流程也都是何老师不断的和导演组沟通,以及和观众互动。

虽然这本就是他的工作,但我真的很心疼何老师。
我讲不出所有我心里所想。

最后说一句

何老师和撒老师,他们真的都是很优秀的人。

【双北】雪

「第一次写文笔不好见谅」
「存在ooc」

何老师是喜欢撒老师的。

在明侦之前,何炅对于撒贝宁的印象还不是太深刻。只记得初见时他一本正经的叫自己全名的样子,又严肃又可爱。

何老师没想过会和撒老师发生什么,就像明侦第一季颁奖典礼时说的那样。却听到旁边的人说

“你以为我是有预谋的吗?”
“我也是激情犯罪。”

何老师知道,这种事只能藏在心底。面对着呼声日益增高的cp名号,他很想就借此挑明,可头脑终归是冷静下来,只能打趣的说道

“可能越不可能的事大家越期待吧。”

我也是期待的阿。

时间一直向前走,转眼到了第二季。
有些事虽然不说,却也是藏不住的。节目里大家放肆的玩,撩来撩去肆意调侃。都知是为节目效果,可何老师却傻傻的当了真。
周围人有意无意的助攻,撒老师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撒老师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何老师。

他知道,这种事情说不得,在加上他们的身份,更是一点歹念都不能透露。平时在节目里眉来眼去传传情就好了,还可以美其名曰节目效果。

没有人捅破那层窗户纸,但这两个人精凑到一起,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于是在某次录制结束的饭局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在酒店的大床上滚到了一起。

何老师本以为之后就会是幸福的生活,可没想撒贝宁一连三天没有了消息,终于在第四天半夜何老师与失眠做搏斗马上就要胜利睡着时发来一条信息

“何老师,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行了,彻底睡不着了。

可就好像故意似的,第三季的先导片,两个人被关到了一个屋子里。撒老师隔着头套听着外面的声音,犹豫的问

“何老师?”

虽说没了多少联系,但何老师还是忍不住气愤的说一句

“才听出来阿你个没良心的”

两个人默契依旧,打开门时何老师心里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赶紧过去和撒老师拥抱起来。

何老师有些感激这期密室的录制,这之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终于没有以前那么尴尬,也开始逐渐和以前一样肆无忌惮的插科打诨。

最后一期录制时,大家集体讨论,何老师盯着那个男人出了神,心里想着时间可真快,都最后一期了,然后脱口而出一句

“我的撒撒”

何老师一直想去比北京还要往北的北方看雪,可这工作忙也没时间去。这想法就一直拖着拖着到了快过年,终于有几天休息,何老师订了机票直接就飞到哈尔滨去了。

正好哈尔滨这几天都是晚上下雪白天晴天。何老师心想着自己可挺幸运,赶上这么好的天儿。

赶上一天晚上下雪,何老师收拾收拾出了酒店,没想到这北方的晚上这么冷,何老师只能尽力的把自己缩起来让自己少受点儿冷风的摧残。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江边

“这大晚上的人还挺多”

何老师感慨了一句。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人,又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心想着就这样一直走,倒也算白了头。

转念间又想起了那个人,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何老师就这样想着那个人出了神,站在雪中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一样。

“何老师是打算把自己变成一座雪雕吗?”

何炅眨了眨眼睛,震掉了睫毛上的几片雪花。回过头,看见那人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棉衣,围巾堆在领口,鼻子上架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脸上还是平时那副有些戏谑又有些玩世不恭的笑容。
何炅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撒老师穿这么少,不冷阿?”

那人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我身体好。倒是何老师穿这么少,不怕肾虚吗?”

“流氓。”

何老师听着他那不正经的语调,嘴角翘了起来。看着那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最终站定在自己面前,何老师终于抑制不住自己想和他说话的冲动

“撒老师,你看今天晚上月亮真圆”
“撒老师,这雪真大呀”
“撒……”

“何老师,你说,我们这算不算一起白了头”
“何老师,我爱你”

“撒老师……”“何老师……”
“你先说”“你先说”

“在一起吧”

撒老师看着眼前那人红了耳朵红了鼻尖最后红了脸,忍不住抬起手把眼前的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何老师,真的一起到白头吧”

“何老师,穿这么少,是不是脱起来特别方便阿”
“……”
“要不干脆都脱了吧何老师”
“滚”

“撒老师,请管好您的手”
“撒……”

我何老师眼里的星辰大海阿

总感觉O是个特别懂的圈里人🤔
怪我腐眼看人姬了🌚